澎湖寄養家庭陳媽媽
      一粒神奇種子,從家扶中心的社工員手上轉送過來,沒有笑容和自信,只有瘦弱身軀夾帶著驚恐眼神,不安的心情全寫在臉上。
      「小多」是我家的寄養寶寶,從破舊的穿著外表可以知道他長期缺乏雨水、陽光、空氣和愛的撫育。剛到我們家的小多還留著在原生家庭養成的習性:隨地吐口水、大小便、嘴上掛著三字經及不雅的舉動,加上長期缺乏的安全感讓小無法安穩入眠。儘管對小多需要長時間的教化如同一場硬戰般,但他,卻仍是一個可愛的小生命值得我們疼惜,相信我的愛會讓他快樂長大的!
      愛」讓我們牽起被註定相遇的緣分,上天用神奇的種子讓我發現幸福可以被傳遞的,藉由「施比受更有福」的心境培育小多長大成人。成為寄養媽媽是我人生最值得驕傲的喜悅,持守這份堅持的愛心,相信能使人世間會更美好在美一個時刻裡。希望有更多家庭也能跟我一樣擔任寄養家庭,用你的愛撫慰受虐、失依孩子的心。

 


台南縣寄養家庭:溫氏夫妻
      加入寄養家庭和第一個孩子結緣到今天整整12年了,細數跟孩子生活的點滴,是我平淡生活中最美好的回憶!
      目前有兩個女孩寄養在我家中,小的剛來時未滿2歲,第一天就讓我吃足了苦頭!她總是喜歡攀高往下跳,一旦被制止她就以狂哭、掐手臂回應,磨合初期親友皆勸止我放棄,唯恐一疏忽會枉費我的努力,但經過社工的陪伴與專業指導,我們帶孩子到醫院做評估鑑定,經過一年半的早期認知療育、感統訓練和語言治療,現在小女孩的身心發展和同齡孩子已經零差異,情緒的控制也漸入佳境,而訓練中的辛苦過程也都被小女孩的天真活潑融化了!
      大女孩剛來我家時識字能力有限,我學習把自己腳步放慢,隨時提醒教導她生活常規、保護自己;這是上天給的蝸牛,「一隻千我去散步的蝸牛」!
      10年來,來自不同環境、沒有血緣關係的孩子,在這個環境串聯建立成為一個家;看到離開的孩子在人生旅途上,互相的扶持關懷,是我不灰心的動力。堅信愛的力量足以改變的一生,在寄養服務的路上我將會繼續努力。

 


花蓮寄養家庭:劉女士
      結束20年的職場生涯,拜坐骨神經痛的手術所賜,我終於能做個專職的母親,也完成年輕時代的心願─「擔任寄養家庭」。
      這是一個轉捩點也是一個里程碑,第一次接觸家扶中心及寄養童是在6年前,開心的是我終於不必再「飽食終日、無所事事」;但悲的是,感嘆在如此進步的社會,竟然還有這麼多悲慘際遇的孩子們,相較之下,自己的孩子是多麼幸福阿!
      第一次懷著興奮的心情迎接兩個來自不同家庭的女孩,我們從生疏、溝通、接納到依賴,我覺得我想做的「都做到了」;後續我又照顧一位小四的男孩兒,他是個運動健將,在班上頗受師長誇讚讓我於有榮焉,但他卻聚集壞習慣於一身,我用盡心思、苦口婆心的帶領他,相信不久的將來,他一定會交出更漂亮的成績單。
      寄養家庭服務嚴格來說猶如一杯綜合果汁,什麼滋味都有,但甜多於苦。孩子對我們的信任讓我感到成就;孩子的撒驕讓我感到滿足,他們的笑聲讓這個家熱鬧許多!
      今後為了這些不幸的孩子們,我想更應該把潛伏於內心深處的「愛」發揮到淋漓盡致。在此,祝福所有回到原生家庭的孩子們,能夠健康、快樂、幸福,學業更進步。

 


寄養家庭:王俊智.趙元憶
      媽媽將這愛的火把交到我的手中,更希望藉此蔓延開來…
      父母愛子女是天經地義的事,但社會有好多的父母是當了父母才學做父母的。在這樣的情況下,父母若遇到挑戰,往往手足失措。他們是不能打退堂鼓的,只能硬起頭皮,拼命撐。這一撐,撐開夫妻間的恩愛,撐破了親子間的祥和,撐破了社會規範,甚至撐壞了自己的健康,此時,他們只需暫時的幫助,待他們重整自己的思緒與步調,引導他們回歸正常的生活軌道,所以藉由寄養制度讓孩子可以在寄養家庭中繼續正常成長,父母可以得到喘息,也吸收學習更多的親職教育。
      常有人問我:「在跟寄養童成長的歲月裡,有沒有覺父母少愛你一點,父母對你的關愛會不會被瓜分掉?」現在我帶寄養兒童,更多的人對我說:「不擔心忽略自己的小孩嗎?寄養兒童背後的生長環境多半很複雜,不怕孩子被帶壞嗎?」而我總引佛說四十二章經中的二段話告訴對方,「譬如一矩之火,數百千人,各以矩來分取熟食除冥,此矩如故,福亦如之。」、「譬如持矩入冥室中。其冥即滅而明獨存。」愛不會愈分愈薄;而寄養兒童在愛的滋潤下,就像火把驅逐黑暗留下光明一樣,又怎麼會帶壞自己的孩子。
      回想自己的童年,在與寄養兒童一起相處的過程中,有數不盡的酸、甜、苦、辣。這些記憶豐富了我的人生,而從中我學習到了溝通、分享。在讓你的孩子成為佼佼者這本書中有段話提到:「『讓孩子在交往中學會交往』,兒童是天生的模仿家與學習能手,在與同伴遊戲的過程中,慢慢熟悉並掌握運用的人際交往準則,親身體驗到的喜、怒、哀、樂,遠比父母所教導的要深刻得多、理解得透。」由於寄養兒童來自四面八方,我從中所學習的課程更是精彩了許多。
      在成長的過程中,我裝了滿滿的愛,與父母間沒有青春叛逆的衝突與磨合。父母是愛我們的,難得的是他們更懂得如何表達對我的愛,這都歸功與寄養家庭的訓練課程。課程中師生交流思想、溝通情感、交換訊息情報。父母學到了許多兒少的心理及面對問題、處理問題的方法。這些收穫,直接獲益的就是我們這群孩子了。
      我常想如何留住我的青春歲月,如何讓我永遠停在事業的最高峰,我找不到答案。直到有天看到寄養兒童回來找媽媽的畫面;從媽媽快樂的眼神中,我懂了。從寄養童對媽媽的崇拜中,我懂了。原來孩子從沒離開,他們活在媽媽愛的臂膀中。媽媽是他們心中永遠的巨人。「時光的停留,顛峰的人生」那不是我追求的長生不老藥嗎?我毅然決然投入寄養家庭這一行列。

 

 


吳敏菁/台中報導
      25年前趙志修、陳秀欲夫婦加入台灣最早一批寄養家庭的行列,先後照顧過18位寄養兒童,趙家二女兒元苹和三女元憶婚後,也投入這行列,寄養之愛代代相傳。元憶最初結識先生,還曾為寄養制度發生激烈爭辯,但寄養孩子後來卻成了感情的潤滑劑。
      住眷村的陳秀欲記得民國七十三年,家扶中心挨家挨戶徵募寄養家庭,大家習慣接納別人家的孩子,500公尺內,就有7家投入。
25年照顧18人 陳秀欲交棒
      陳秀欲後來搬家,寄養的孩子也長大離家,她捨不得,又繼續照顧其他寄養兒童,這一服務竟長達13年,先後照顧過18位寄養兒童,直到12年前,孫子一個個誕生,心想年紀也大了決定休息,沒想到女兒們都傳承了衣缽。
      二女兒元苹婚後生育兩個孩子,九二一大地震看到很多孩子一夕間沒了家,感觸特別深,想著媽媽與以前一起長大的寄養弟妹們,和先生討論後決定參與寄養工作,最早帶的是一對姊弟,分別三、二歲。
      元憶則是多年前有一次參加朋友的聚會,電視正在報導寄養家庭的新聞,聽到座中有名男子批評寄養制度,她忍不住跳出來辯駁;男子知道她以前的家庭就是寄養家庭,好奇中萌生好感,接著相約碰面,為避免兩人見面產生尷尬,元憶總帶著二姊家的寄養兒童「出席」,小孩子就像潤滑劑,打破陌生的僵局,感情迅速增長。
元憶:父母愛 不會越分越薄
      去年他們結婚,生下小男娃,讓元憶驚訝的是,丈夫俊智竟主動提議加入寄養家庭,今年二月接手疏於被照顧的3歲小女孩。這個女孩身心靈曾受創,話說不清,還包著尿布,被用心照顧下來,已經學會上廁所,還越來越體貼,看著小弟不喝牛奶,還會建議媽媽準備蘋果汁。
      元憶感動地說,曾有人問她「與寄養兒童一起成長,父母會不會少愛妳一點」,她只深信愛不會越分越薄,分享的愛,像溫暖的火把,可以照亮黑夜。

 


台中北區寄養家庭:林玉秀、李龍政夫婦
      「我以前縱過火,不高興就把衣服全部泡在水裡,常常逃家……」,第一次聽到寄養小女孩的話,讓新手寄養爸媽林玉秀與李龍政感到震撼,同時也覺得心疼,因為從孩子眼神中,發現她心裡的矛盾和想改變的渴望,因為捨不得孩子又轉換寄養家庭,讓心靈再次受傷,他們花費許多心力協助她回歸生活常規,一路陪伴到高中,更為孩子的進步感到開心,奠定擔任寄養家庭的信心。
      10年來,龍政與玉秀夫妻幫助過8個孩子:有跟著酗酒爸爸流浪的8歲小男孩;有曾被性侵的幼稚園小女孩,身心受創的孩子需要更多關懷,費心傾聽。雖然辛苦,但也有收穫,自己的孩子變得更懂得惜福,學會分享愛,玉秀媽媽說:「只要看見孩子的成長、改變,聽見孩子的貼心話,這一切就值得了。」
      龍政與玉秀夫婦希望全民一起來加入寄養家庭行列,讓不幸的受虐兒童可以有溫暖的家,有安全的成長環境。


台中南區寄養家庭:陳瑞陽、蔡秀霞夫婦
      陳瑞陽、蔡秀霞夫婦17年前加入寄養家庭行列,幫助過15位孩子。在接待第一個孩子時,自己的孩子不僅有了玩伴,家裡更多了歡樂。
      陳瑞陽、蔡秀霞夫婦說:「能看見孩子們從憂傷、恐懼、憤怒、缺乏自信的臉孔,變成喜樂、勇氣、耐心、進步,是何等美好!」
      現今社會貧富差距愈來愈大,也愈趨向多元化與複雜化,需要被幫助的孩子也有增無減,他們說:「我們夫妻倆童年時期皆曾經受人幫助,47年前基督的愛感動美國人,在台成立育幼院,我們夫妻小時候都曾因此獲得良好照顧,現在有能力了,要將愛散播出去,幫助其他孩子。
       每個孩子都是獨特的、天真的,在人生道路上他們不孤單,期盼每個孩子都能接納自己、認同自己,不要放棄希望,常存感恩心,朝目標邁進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