貧窮,限縮孩子教育機會?

「不穩定,低薪資,高風險」的非典型就業,讓弱勢家庭「越做越窮」。家扶扶助的弱勢家庭有近五成為非典型就業,努力工作卻仍有50.2%的家長每月平均收入未達基本工資,六成收入必須支出繳交各種費用,家長日夜忙於生計仍無法脫離貧困。服務經驗中發現40.5%的兒少家中的人沒有能力可以教導,有71.6%兒少覺得補習對自己的學習有幫助,然而65.2%家庭幫兒少出補習費覺得很困難,這樣的困境下,貧窮的孩子更加邊緣化,學習的起步更是落後一大截。

媽媽身上臭臭的,但那是辛苦的味道!

來自新住民家庭的小齊,媽媽清晨4點半起床趕往鴨寮撿鴨蛋,一籃20台斤重(約170顆)僅賺12元,每天工作10多個小時,收入不到幾百元,卻是一家三口的經濟來源,整天穿梭在鴨寮內的小齊媽,身上也沾染了鴨寮屎臭味,但小齊說:媽媽身上是辛苦的味道,媽媽是我的超人媽媽,長大後我想當媽媽的超人!總想幫媽媽省錢賺錢的小齊,收集同學不要的橡皮擦及文具當寶貝使用;喜歡畫畫卻擔心媽媽需要花錢買畫紙,貼心的只在學校畫畫,看著小齊名為《母雞與小雞》的畫作,媽媽既自豪又不捨,內疚的表示,很想要給他們任何可以學習的機會,但她的能力不足…。

那個不好玩,我不想參加?!

來自隔代教養家庭的小勝,一家三口睡在充滿雜物的客廳中,高齡72歲的阿公每日騎著腳踏車撿拾可以賣錢的紙盒、瓶瓶罐罐,平均一個月五、六千元收入是祖孫三人的經濟來源。小勝看著阿公為了多賺幾塊錢給他買學校的參考書,貼心懂事的主動幫阿公整理資源回收物品,身上穿的衣服及玩具、學用品是阿公撿拾回收的二手物品,喜歡閱讀但沒有錢買課外讀物,只能往學校圖書館跑,參與學校棒球隊下課後想練習,只能用廢棄報紙捲成球棒練習。學校戶外教學想去但怕成為負擔,總說:那個不好玩,我不想去,更貼心的把獎學金拿來幫阿公支付看醫生的掛號費。小勝喜歡念書、也喜歡英文,但阿公阿嬤教育程度不高無力教導,也沒有錢給小勝補習讓倆老好自責,感嘆說:「自己甘苦,也不要苦了囝仔,和囝仔讀書有關的,我倆老打拼賺錢」。看到阿公阿嬤這麼辛苦,讓小勝希望快快長大,換他賺錢分擔家計。

小齊、小勝學習資源的困境是許多貧困孩子的縮影,面對節節上升的物價水準,加上扶養人口多,最常犧牲的就是成長中孩子的教育與學習費。邀請您寒冬傳愛∼換換愛,分享一顆手作紙琉璃,啟動孩子一個微小的夢想。

 
版權所有2016@財團法人台灣兒童暨家庭扶助基金會
換換愛